前幾天我跟同門的碎嘴我們老闆的問題,覺得她不夠圓滑,而且只要一談到跟學問無關的東西,就覺得是很世俗的,「我認為研究所之所以為研究所,就是應該好好靜下來兩年,深入的在一個議題下探討學問」,這是她常提及的。

同門只跟我說一句話:「你問她根本就不對阿,她是學者。」

後來我細細想過,確實如此,如果你要問的問題問錯了人,為什麼要期望對方給你想知道的答案?問錯了人,是自己的錯,為什麼要怪別人不瞭解或抱怨不停?如果不滿意現況,為什麼只能抱怨而不改變?如果是因為改變要付出的代價太大,那不就是其實現況才是最好的選擇?還是是害怕改變的心情影響了自己?

我這樣問自己,想釐清害怕還是渴望。

我確實想要寫一篇不要太糟的論文,讓會讓我覺得兩年白費
我確實對所學的知識著迷
我確實想要準時畢業,因為我還有很多要完成的事
我確實不想過得太輕鬆,這會讓我迷失
我確實覺得跟老闆談論學問以外的事都讓我覺得困窘
我確實認為老闆不好相處,難以討好

平心靜氣的列出了可能原因,才發現,我沒有理由抱怨她,她就是學者,因為自我的要求而選擇跟她,如果她個性變的親善,我會不會抱怨她?不會。

結論是,她的個性就是這樣,我不可能改變她,也不會因為她而改變自己,我們是學術的交集,就該好好在這個交集創造最大效益,不應強求在其他地方得共識。







okm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