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特地買了退黑激素,想說要把晚睡的習慣調回來,11點的時候特地吃了一顆,早早的滾上床,結果翻來覆去腦子總是亂烘烘的,停也停不下來

 

 

 

後來12:30再度躺回(中間這段時間幹什麼去了秘密),原以為可以好好的暈死過去,然後起來就準備吃早餐啦!沒想到~更亂@@

 

用了各種姿勢都不行,但又很不帶種的不敢看時間,深怕一看就萬劫不復,那不然發呆好了~慢慢的,四周規律的風扇聲帶我進入了半夢半醒的摩門特,過去我以為如同常日毫不重要的時刻,播放著,有時是一個畫面,有時是一段影片,好像是誤入攝影棚的觀光客,可以在畫面里觀察搜尋,可以用任何角度看我當時發生的動作,但我不能改變什麼,就只是看

 

然後,我在每一個畫面里或每一段過去,發現我當時渾然不覺得小細節,原來他說的這句話當時是這個意思!」、「不對啦~你這個傻子,他想要的不是這樣」

 

我在旁邊喊叫著,「哈嚕~你聽的到我說的話嗎?等一下逛街的時候不要糊里糊塗的看過那個喔」、「ㄟ~先停一下,這個時候要打電話過去啦~」

 

每個人在快速動眼期腦子都會整理一些過去的記憶,他會用作夢的形式呈現,不見得就很規律,可能是各種記憶與慾望的混雜,不過~我的狀況似乎是第一二期的淺眠階段,這不太可能是作夢,我想是潛意識的浮現吧?

 

清晨5:30

我正在寫這篇文章的當下,那些記憶又漸漸的沈下去了,所以我要趕快把感覺記下來,這有點像是用電子儀器掃瞄飛機在飛行中的裂痕,我看到很多之前看不到的細痕,這些細痕看似無礙,但累積到一個程度就會造成災難。不過,更像是美國影集LOST中,Desmond穿梭時空的能力:P

 

 

 

 

希望我能留住這些感覺,在未來的某些時刻可以避免同樣的事。

okm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