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開Long island 後,一路向北到了Townsville,這是一個可愛的城市,由於澳洲軍營駐紮

此地,年輕人讓當地酒吧與餐廳增添不少風味,室友是紐西蘭原住民,奇怪但和善, 常常

不穿褲子走來走去,但他旅行經驗豐富,幾乎我問的每個地方都可以講出他過去的旅行

過程,而且更神奇的是,我對他完全沒有防備心,好像講甚麼都沒關係.後來又遇到了幾次

澳洲原住民也都是這樣,我想他們就是有一種魔力吧,特別是在雨林裡,就像是他們的超

級市場,他們可以辨認哪些可以吃哪些可以用,更重要的是,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們對大

自然的尊敬(即使他每天喝酒閒晃,但據他自己說他採水蜜桃也是很認真的).自從夢時代

(Dream age:在西方人發現澳洲之前 )結束後,西方世界給他們很大的衝擊與迫害,一部

分的人墮落街頭,一部分的人力圖維護原民文化而加入西方文明的遊戲規則生存下來,

使原民在澳洲有了立足之地(有時是因果互換). 再回歸原文化與加入西方文化他們一直

有著又愛又恨的心結(以上存屬個人觀察).


在Townsville待兩天後就到外海Maggi island晃晃,這是個開發良好的島嶼,有三個村莊

與數十個海灘,我在這遇到了一個可愛的瑞士女生Anita,這是第一次和西方女生一起旅

行,感覺很不一樣,就像我碰過的好幾個德國女生,每個都自信過人又獨立,讓我很想知道

他們的教育方式@@    



於是到了Cairns,昆士蘭省最北部的重鎮,再往北就是蠻荒之地.

 

其實我一直抱著一種奇怪的信念,就是不去計畫旅行,而是等待事件的發生,這十個月以

來,我每到一個地方,總會遇到幾個很棒的朋友,幾個特別的事件,這些經歷好像都慢慢把

我推往某個方向,我不知道那是甚麼,或將會遇到甚麼,但我相信我等待的那天終會到來.

最大的挑戰就要來了,這兩個月要好好準備!!










okm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