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早上,跟老師說了累積已久的心情,老師決定放我幾天假,很貼心的幫我把之後3天的行程全部取消了,要我去旅行,去找一個自在的角落...



自在的角落?那已經遺失很久了,自從那次之後,它就已經變得不忍回顧。



高雄。我宣布。



電話另一頭的慘叫,帶給我些許的安慰,不管,總之你給我想好,如果有必要,我會給你一些專業的意見。:)



------------



高雄依然是刺人的熱,星期六早上我站在華南證券門口,看著久違的大馬路又直又長,讓我九彎十八拐的複雜心思,稍稍有了出口。



這次去了夢時代,差點兩個大男人就要坐上摩天輪;IKEA的瑞典餐廳晚餐回味,推薦別人鮭魚自己點了牛肉丸子;每次都想去卻又每次都沒去成的藍色狂想,無與倫比現場演唱的臨場感,很HIGH的一個晚上,連皮包也很HIGH;不斷走路累死人的東港阿除了黑鮪魚甚麼鬼都沒有更別提交通,黑鮪魚一斤800的中腹點了半斤跟智敢一人一半狂吃超級滿足。這次竟然沒有去觀光客必去的城市光廊和愛河畔,看來我觀光客血統已經開始收斂。



半夜不睡覺跟智敢狂聊天,繼大學之後沒有過的長談,一個很棒的經驗,真的。



最後,我是趕夜車回來的,為什麼阿?我懂得啦,智敢。



遺失的角落...尋尋覓覓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-----

okm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